当前位置: 当前位置:首页 > 時代の証言者 > 第一百三十六章 心疼正文

第一百三十六章 心疼

作者:発言小町 来源:発言小町 浏览: 【 】 发布时间:2023-03-30 14:06:11 评论数:
    一百三十六、第百心疼

    霍梅没想到,章心会跟卫凌来楼兰王宫,第百%E3%83%91%E3%83%BC%E3%83%AC%E3%83%BC%E6%B3%95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20~%20qc377.com%20%F0%9F%94%B4%E4%BB%AE%E6%83%B3%E9%80%9A%E8%B2%A8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2C%E3%83%A9%E3%83%83%E3%82%AD%E3%83%BC%E3%83%AB%E3%83%BC%E3%83%AC%E3%83%83%E3%83%88%2C1BTC%E3%81%AE%E8%B3%9E%E9%87%91%E3%82%92%E5%8B%9D%E3%81%A1%E5%8F%96%E3%82%8B%21%E3%83%91%E3%83%BC%E3%83%AC%E3%83%BC%E6%B3%95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五年未涉及这里,章心霍梅站在王宫前许久都没有挪动脚步。第百

    霍梅对王宫记忆并不怎么深刻,章心除了偶尔想起来的第百片段,里面都是章心一些记忆的碎片被拼接起来,卫凌感觉到了霍梅对于王宫的第百抗拒,知道她应该想起了过去。章心毕竟红娘子是第百在这里离世的,对于霍梅来说,章心这无疑是第百个伤心地。

    “梅儿,章心我们总要坦然的第百面对过去,不能总是沉浸在伤痛里……”霍梅闻言惨然一笑,这辈子唯一将她从苦海里救出来的人是红娘子,从那一刻开始,霍梅的人生宛若重生。

    十年相处,红娘子给了霍梅从前未有过的母子亲情,在她的心中红娘子亦师亦母,也是她给了霍梅从未奢望过的一切。想到这里,霍梅的眼眶就发涩,楼兰王宫是她小时候常来的地方,在这里有她童年的美好,同时还有……

    忽然出现在霍梅脑海里的笑脸惊住了她,那对蓝眸,还有那张笑脸此刻竟然无比的清晰,霍梅只觉得脑中一阵胀痛紧接着就被卫凌抱住了。

    混沌之中,耳边是卫凌焦急的呼喊声。“梅儿,你醒醒,%E3%83%91%E3%83%BC%E3%83%AC%E3%83%BC%E6%B3%95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20~%20qc377.com%20%F0%9F%94%B4%E4%BB%AE%E6%83%B3%E9%80%9A%E8%B2%A8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2C%E3%83%A9%E3%83%83%E3%82%AD%E3%83%BC%E3%83%AB%E3%83%BC%E3%83%AC%E3%83%83%E3%83%88%2C1BTC%E3%81%AE%E8%B3%9E%E9%87%91%E3%82%92%E5%8B%9D%E3%81%A1%E5%8F%96%E3%82%8B%21%E3%83%91%E3%83%BC%E3%83%AC%E3%83%BC%E6%B3%95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你怎么了?”牟然的睁开眼睛,入目的是卫凌焦急的眼神,抬头是有着异国风情的纱帐,鼻尖有着阵阵幽香,霍梅知道,这是进入王宫里了。

    见霍梅醒来,卫凌这才松了一口气,刚才一时性急抱起霍梅就进了王宫,因为根本没走正门,所以并未引起王宫内侍卫的注意。随便找了个寝殿就闯了进去,可见卫凌是有多急切。

    还好后面有公孙世跟徐善后,否则,就这么闯进去。非让楼兰国王当刺客抓起来不可,见霍梅醒来,徐跟公孙世很有默契的退出房门守在了外面,让两个人可以有时间独处。

    “阿凌。带我离开这里好不好?这里留下的记忆让我好累。我现在睁开眼就能看见那对蓝眸,就能看见那张笑脸,却对这张脸没有丝毫的感觉。反而……总是会觉得心痛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我们马上就离开!你什么也不用在想,如果记忆中都是伤痛,那么既然忘记了,就不要在想起了。不怕,我们现在就走!”卫凌见不得霍梅这般虚弱的样子。更不能忍受霍梅被过去的这些记忆折磨的精疲力竭,如果不记得过去会让她活得更坦然,那么他宁愿霍梅永远都不要恢复记忆。

    结果,卫凌因为霍梅放了常惠将军的鸽子。其实也谈不上放鸽子,毕竟常惠想要达到的目的全都达到了。乌孙国的汗王被他跟楼兰王拿了下来,下一步进攻匈奴的策略也略见雏形。可见这一次不虚此行,所以对于卫凌的临阵脱逃也就没怎么去追究。

    从楼兰国回来之后。霍梅的病情就加重了,宋清皱着眉头骂了卫凌半个时辰,卫凌竟然一声不吭的全部都承受了。霍梅因为记忆混乱动了胎气,孩子本就岌岌可危,现在则更加的凶险了。

    宋清不准卫凌进帐篷看望霍梅,卫凌便每日在帐篷外站上几个时辰,哪怕偶尔听见霍梅轻声的说话声,也成为了卫凌心中难得的慰忌。

    以前公孙世还能进帐篷里探望,现在有徐在,公孙世便也进不去了,两个悲催的男人只能轮流的在帐篷外守着。

    在确定了与乌孙国联合之后,大军就将继续北上,卫凌是先锋,自然要早早出发探路,他现在是真的想让霍梅就留在乌鹊镇,可霍梅死活就是不肯,为此卫凌气的很多天都没有去看霍梅。

    倒是公孙世,每天都一早一晚的报告霍梅的生活起居,因为天气寒冷,路上又降了两次大雪,卫家军行进的速度十分缓慢,此时匈奴已经知晓了汉朝大军已挺进匈奴的消息,所以匈奴的游骑兵常常会对卫家军进行突袭。

    汉军本就对这里的气候不怎么适应,现在除了赶路还要对付游骑兵突如其来的进攻,这便开始有了伤亡。霍梅身子好一点了,就跟徐一起做些个力所能及的事情。

    从她救了黑牛之后,薛雨跟薛云就再没出现在霍梅的面前过,其实霍梅是很想跟他们打听一下黑牛的伤势有没有好转,毕竟自己身为大夫,总要为自己的布负责。

    徐依然跟公孙世不对盘,两个人见面基本上都会不欢而散,即便公孙世已经跟徐道歉了很多次了,可徐依然不准备搭理他。这不,一大早的大军拔营北上,公孙世连粮草都顾不得看,就来给徐帮忙了,结果碰了一鼻子灰不说,还被人嫌弃了。

    宋清随行都是会带很多药箱,虽然行军当中却有不便,但遇见大事时,这些药箱都能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为了方便管理,霍梅早就将每个药箱内的药草做了标注,而且那匹马身上装什么药箱也都是分配好的。这样如果在行军路上遇见紧急状况,也不至于会措手不及,到时候寻找什么药材只要看看马匹便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公孙世并不知晓,所以大清早的,看着被公孙世装的乱七八糟的马匹,徐差点没挥拳揍他一顿。

    眼见着帮了倒忙,公孙世只能低头道歉。“对不起,我本以为只要都装上马车就好了,谁知还有这么多规矩……”

    徐无语的看着公孙世,连骂他都懒得开口了,公孙世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,他这个样子倒是把霍梅给逗笑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就别为难公孙世了,他怎么也是好心!”

    “谁媳他的好心!”徐咬牙切齿的瞪了公孙世一眼,转身就走了,因为被公孙世弄乱了药箱,徐只能又返工一次。

    期间,霍梅见她一个人忙的满头大汗的。就上前想给她帮忙,结果被她阻止了。“主子,你身体才刚恢复,怎么能搬这么重的东西?你裹好披风,好好的在这里等着,我弄好了,咱们就出发!”

    霍梅无奈的笑笑。只能乖乖的坐在行李上。看着徐继续的忙碌。公孙世看不过去还是去给徐帮忙了,不过这次他不在自作主张的乱搬东西了,而是听从徐的指挥。将一个个药箱牢牢地的绑在马背上。

    卫凌经过的时候,就看见霍梅披着厚厚的斗篷坐在行李上,看着不远处忙碌的徐跟公孙世微笑,看见霍梅的小脸被冻得通红。卫凌便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好在徐跟公孙世很快就忙完了,也就扶着霍梅上了马车。卫凌这才拽了拽缰绳,打马离开了。大军行进没有多久,就遭到了一帮匈奴游骑兵的滋扰,徐跟公孙世警惕的守佐梅乘坐的马车。一步也不敢离开。

    反而是马车里的霍梅,正在担心前面跟匈奴游骑兵厮杀的卫凌,这些游骑兵颇为狡猾。而且最擅长骑射,在马背上上蹿下跳的很难将他们拿下。卫凌带着几个统领跟五百精兵,应付他们颇费了不少的功夫。

    军医所开始有伤病送来,很多人都是箭伤,战场上军医取箭都十分的野蛮,基本上都是去掉箭尾,直接将箭头从皮肉里拔出来。而匈奴的箭头上都带着倒刺,拔箭就意味着会将很多皮肉也给带出来,所以军医的帐篷里,嚎叫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霍梅对于这样的医治方法并不认同,所以她一直都是按照自己的方法取箭,就是用锋利的小匕首将被箭头倒刺挂住的部位割开,然后小心的将箭头从皮肉中剥离出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手法自然让布少了很多痛苦,恢复起来也会快很多,所以那些野蛮拔箭的方法就被宋清给禁止了。

    宋清对霍梅的格外赏识,自然引起了有些人的嫉妒,不免的就会联合起来针对霍梅。所以这会军医所里除了霍梅在不停的取箭之外,其他人都很悠闲的在一旁喝着奶茶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要去找宋大人,这些人太过分了!怎么能让主子你一个人医治这么多的布,他们却在一旁休息,这实在是太过分了!”徐愤愤不平的样子,倒是让霍梅笑了。短短的半个时辰,她就已经处理了十个布了,这会忙的满头大汗的,这让徐心疼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有废话的功夫,还不赶紧给我拿干净的布带来,还有两个人等着我处理伤口,这个人你来包扎!”徐还想抱怨几句,见霍梅并不以为然,只能乖乖的给人包扎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跟随在霍梅的身边,徐也掌握了简单的医术,给人包扎自然不在话下。公孙世被霍梅支去看粮草大营了,毕竟与霍梅相比,粮草大营此刻更为重要些。

    本来还在行进中的队伍,因为被游骑兵的骚扰,就中途停顿了下来,天空又下起了皑皑白雪,继续行军比较危险,卫凌便只能下令安营扎寨。

    一处理完前面的军务,卫凌还是忍不住的来后营看霍梅,结果在军医所找了半天都没见到霍梅的影子,甚至于连徐都不见了,卫凌的心突然就慌了,不停的在后营里寻找着霍梅的下落。

    直到有士兵告诉他,刚才在湖边似乎看见了霍梅主仆二人,卫凌这才翻身上马朝那人指的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到了地方一看,卫凌只觉得心惊,湖面上早就结了一层厚厚的冰,要想用水就要在冰面上凿洞,而此刻霍梅跟徐就蹲在冰洞的旁边,手里拿着鲜血淋淋的布带在冰洞的水里漂洗着。

    霍梅的白嫩的小手此刻已经被冻得通红,看在卫凌的眼里,他已经快要抓狂了。翻身下马,几个起落就来到霍梅身边,不由分说的将她拽起来,直接就抱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感觉到霍梅身上的寒气,卫凌顾不得许多,直接捞起霍梅的小手,解开自己胸前的衣襟,就将霍梅的小手塞了进去。

    果然,胸口冰凉刺骨的感觉让卫凌心疼到了极点,对霍梅张口就训斥了起来。“你不要命了是不是?身子本身就弱,还在这冰水里洗东西,这双手不想要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霍梅起先是被卫凌的突然出现惊了一下,现在被卫凌抱的满怀,还当着徐的面,面子上还真有些抹不开。

    “小的是杂役,这些浣洗的工作本就应该我们来做,别人都做得,我怎么就做不得了?”见霍梅还嘴,卫凌觉得太阳穴鼓得生疼,真是很想揍这女人一顿。

    “你是宋大人的贴身杂役,这些是勤杂兵该做的事,什么时候轮到你们了?”

    呃,霍梅一愣,有些呆萌的看着卫凌,似乎在想着卫凌说的话是不是真的,徐也停下了浣洗的动作,在衣摆上擦了擦冻僵的小手,站起身走到了卫凌的面前先是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将军所言可否属实?我跟主子真的不用做这些?可是他们却说这是我们分内的事情,要不然我怎么可能会让主子受这样的苦!”

    卫凌蹙起眉头,看着脚下堆积的好像小山一样的布带,胸中的怒火更甚。“公孙世呢?还不快给本将军滚出来!”

    安置完粮草大营的公孙世回到后营就被卫凌劈头盖脸的痛骂了一顿,这才知道,竟然有人故意为难霍梅跟徐,让她们主仆二人跑去冰水里洗布带,别说卫凌受不了,公孙世都受不住了,冲进军医所就将那几个为难霍梅主仆的几个人绑到了卫凌的面前。

    这几人被送进大帐的时候,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见卫凌铁青的脸色,几个人都吓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你们进卫家军多少日子了?竟然敢在我的大营里做这样卑劣的丑事!她们是什么人,也是你们敢指使的,你们也不扪心自问一下,你们也配?”公孙世对这几个人也没什么好脸,平常在自己面前阿谀奉承的讨好,没想竟然是这般小肚鸡肠的人。

    公孙世早就打听过了,今日霍梅跟徐一直都在忙着救治伤员,而这些家伙们,竟然聚在帐篷里喝茶聊天,还找了理由让霍梅跟徐去洗军医所全部替换下来的布带,想到这里,公孙世就恨的牙痒痒。

    “将……将军……小的们不过是军医所的杂役而已,哪里敢去指使谁啊!将军是不是弄错了?”(未完待续)

    ps:四千写起来的确不怎么顺手,这说明半晚还要多加锻炼,所以继续加油哦!